老婆第三次油压按摩实录

时间:2020-10-26 04:45:09


由于小弟前阵子前往大陆出差,六月份才回台,以至于按摩的进度迟迟无法往前推进。不过就因为与婆短暂的离別,也促成了这第三次按摩于回台沒多久的时日,超乎小弟的预料之外,火速完成!一回台马上就先与按摩师联繫,并且将我在大陆时,婆所拍摄的惹火露点照在MSN上一起分享,也约定了这一次的按摩之旅。
因为前阵子我长期在大陆,一下机,朋友就在桃园举办了欢迎会(不外乎就是喝酒打屁罗)。婆或许也因为看到我太兴奋了,不自觉的也多喝了几杯,在餐厅时就已经有七、八分酒意了,于是乎,餐会结束就带着婆投宿桃园着名的呕耶Motel。
这次的房型,我特地在返台前就已经挑选好了,有绝佳的隐蔽偷窥地点!大致跟院友介绍一下环境:进房门的右前侧就是有着硕大双人床的卧室,进房门后的右后方是摆着一台按摩椅的情趣室,而此空间与卧室的间隔是一张落地的透明薄纱。再往前走就是浴室了,而浴室与卧室的区隔是一面可翻转的电视墙,这真是个绝佳偷窥的好环境啊!
此时,婆已经有着八分醉意,我急忙帮忙脱下她的衬衫、短裙、内衣裤后,忍着老二急速充血的痛楚,让她去浴室梳洗一番,并且安慰着她,等按摩舒压结束后,我会好好地把这段时间,婆小穴的空虚好好地弥补回来。因为很明显的婆这次的醉意已达到八成,以往的经验告诉我,这时侯的她是最放得开的,于是这次改变策略,在婆梳洗的时候,我已app给按摩师请他进入了房间了。
我们两个大男人一边讨论着我在大陆的风花雪月,一边讨论着待会如何攻略婆的身体的战略。婆梳洗完毕一出浴室,便看到我俩坐在卧室区的沙发聊天。令我惊讶的是,婆竟沒有太大的反应。
这时婆仅围着条浴巾,跟第二次按摩结束时一样,露出了浑圆的四分之三胸部,且大腿根部隐隐约约可见到几根稀疏的阴毛。婆此时仅平淡的说:「你们再聊一下好了,我想先把头髮吹干。」说毕,便走向床舖拿出自备的大喇叭吹风机(有婆的应该都知道,这是卷髮专用的),开始吹头髮。
接下来,更令我与按摩师傻眼的事发生了!大家应该很清楚,当各位把手举高吹头髮时,围巾很容易就会松脱。才正在想的时候,婆的浴巾就这样「唰啦」掉落在地上!整个葫芦型的身材一览无遗(这不是小的自夸啦!有看过我Po照的院友是这样说我婆的身材的),背对着我们的完美躯体,再藉由旅馆的灯光幽幽地从前面投射过来。不知道是故意的,还是真的醉了大方了。
婆等到头髮吹干之后,才又缓缓地坐在床舖上,把自带的按摩专用裤拿出准备穿上。婆这次带了一件完全不同类型的衬裤,是一种类似蛋糕裤的白色衬裤,穿上之后,紧紧包覆着臀部,又露出约四分之一的臀肉,使得原本就很翘的臀部越显的诱惑迷人。我又拿出老套,招唿着院友及婆进行按摩,一边也脱着衣物假装进入浴室。一进浴室后,打开水龙头后便跑出躲在电视墙的后方。
这时院友已开始一般正常的头颈肩按摩……
院友:「嫂子,好久不见罗!听说大哥前一阵子去大陆出差啊!」婆:「对呀!去了半年多了,今天才刚回来。」院友:「嫂子,你似乎喝不少啊!酒味很重唷!」婆:「对呀!今天喝好多好多喔……」
院友:「难怪你整个身体就是粉嫩粉嫩的,而且似乎也比较柔软一些耶!」婆:「是呀!你今天得用点力,否则我会睡着唷!」(今天婆是怎样,一直唷唷唷的是在撒娇吗?)
院友:「好的,好的,小弟遵命!」
说毕,院友的手便逐渐往下移动,开始了腰、臀、大小腿的按摩。坦白说,已经很久沒有看见婆的身体了,一看到婆的臀部就这样被院友揉捏,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,似是而非的亲触大腿根部,我整个老二真的是已经坚硬如铁了。
在进行了一连串的正常按摩后,院友在不告知婆的情况之下,自己动手要将婆的衬裤取下,而婆也非常合作,屁股翘高高。就这样,婆又再次完全裸露了!
这时婆已全身赤裸地趴在床上,而终极武器——精油,此时也出现了!就这样一滴一滴慢慢地滴落在婆全裸的背部、腰部、臀部,院友的神之手又要开始作动了。看着院友的手慢慢地抚摸着婆的背部,轻揉着臀部,大小腿也照顾得无微不至。
婆:「嗯……好舒服喔……」
院友:「你每次不都是这样舒服吗?」
婆:「你话中有话唷?」
院友:「沒有啦!只是想到上次射得你全身都是,对你很不好意思啦!」婆:「……谁叫你要弄我,结果是你自己受不了……」院友:「其实你知道吗?我每次帮你按摩,我的阴茎都是勃起的。」婆:「最好是那么夸张啦!我今天可是不会再帮你了喔!」这时,院友慢慢地将婆转至正面。有看过一、二集的朋友们,有发现到哪里不一样了吗?对了!就是这次按摩根本就沒有用毛巾覆盖身体!也就是说,当院友把婆转至正面时,婆是全身赤裸的正对着按摩师唷!D罩杯的胸部、平坦的小腹、稀疏的阴毛、紧紧相靠的大腿,被院友看得清清楚楚!不过或许婆还是有一点点矜持吧,眼睛也是迟迟不肯睁开。
转至正面之后,院友依样画葫芦,把精油慢慢地淋湿了婆的身体,双手从颈部慢慢下滑到胸部,双手并用在婆的胸部做出了绕圈的动作,每绕一至三圈就会回到中央,轻轻的按压、揉捏乳头。而每捏一次,婆总是会轻轻的闷哼一声,上半身也会微微的拱起,明显地感觉到乳头非常敏感。
就这样几个循环,开始慢慢地向下移动,院友双手稍稍加压的推向小腹,反覆几次转换到了大、小腿。这时婆还是有点理智地将双腿紧紧的靠着,但是因为身体是平躺在床上,所以其实阴部的轮廓早已清清楚楚的出现了。
在大小腿结束往回推时,院友此时做了个非常大胆的举动:他将双手直接滑入了婆的大腿内侧直至根部,从膝盖部位浅入一直到比基尼缐的位置才浮出。对女性稍有研究的大大们,应该很清楚这样的动作是绝对会接触到阴部的大阴唇部位的。每滑入滑出一次,婆都会「嗯」的呻吟一下,这声音又比按摩胸部时明显多了。
婆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院友:「很舒服~~对吧?」
婆:「你很……故~~意耶~~嗯……」
院友:「这次我想让你更舒服一点,好吗?」
婆:「不~~要问我啦!你~~很~~烦捏!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(惨了,婆有感觉了)
沒等婆说完话,院友就把婆的腿举起来,呈现M字形的腿型,并且直接将双手扑向阴部,作外阴部的按摩。婆也不知是无力抵抗,还是真的受不了了,就这样让院友摆佈。
院友的手快速的摆动,摆动的频率搭配着精油,加上婆因为兴奋所流出的爱液,就这「唧、唧、唧、唧……」的持续发出令人勾魂的旋律。院友这时一手加重力道主攻外阴部及阴蒂,另一手伸出了食指及中指,缓缓地接触了阴道口,慢慢地、慢慢地进入了婆的小穴。
婆:「啊~~啊~~不可以~~不可以~~两只太紧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(原来不可以是因为这样)
院友哪会听见婆的哀求,双指一进入便开始有频率的抽插。话说,这时的我在哪呢?告诉各位,小弟我这时已转移阵地,就躲在床脚的贵妃椅下方,用棉被作为我的掩护,也就是我可以清清楚楚看到我老婆的小穴就这样被院友用手指抽插。而且每一次院友抽出时,会轻轻的将手指上勾,所以就这样一阵一阵的将婆白色的爱液一波一波的带出。
就这样抽插了数十次,院友的频率加快,婆的声音也从原本的呻吟声变成了哀叫声:「啊~~啊~~嗯~~不行了……啊~~啊~~不……要了……啊~~嗯~~嗯~~拜……托……啊~~啊~~」(婆的高潮即将来临)就在院友持续的抽插之下,婆用接近尖叫的声音:「啊!不行了~~已经不行了!拜託你停一下~~啊~~拜託啦!啊~~啊~~啊~~」婆的腰部直挺挺的拱起,停留约三秒钟,接着重重的落下。院友的手缓缓地抽出婆的小穴,又带出了不少白色的液体。
与先前不同的是,院友这时慢慢地抚摸婆高潮后的身体,并将婆慢慢地翻转成卧趴的姿势,并将两个枕头加两个靠枕埝在婆的下半身;也就是说,婆已自然地呈现狗爬式了。
婆:「你~~太故意了啦!我好累喔~~你还想幹嘛啦?」院友:「嫂子,我这次可以进去吗?」
婆一听见,马上转过头对着院友说:「你……说什么?我老公在浴室,不可以!」
院友:「其实每次按摩,你老公都是等我去叫他,他才会出来耶!而且他也有暗示过我,要让你舒服之后才能叫他喔!」
婆:「真的吗?」(这时婆是以狗爬式的姿势转头跟院友说话喔)院友:「嫂子……你的阴部好漂亮……好粉嫩……」婆:「……啊!你幹嘛啦~~哪有漂亮啦!」(一说完就把头埋进床里)院友此时见机不可失,保险套立即戴上!不着急的,让龟头在阴道口摩擦。
婆:「不行,真的不可以!啊~~拜託!真的不行~~」院友:「嫂子,你的阴道口也很紧耶!」
婆:「不要说……很害羞啦……拜託……」
院友此时慢慢地将他硬挺的老二插入老婆的小穴里,婆:「啊……真的进来了……不可以……啊……拜託快出去……」
老婆此时一边说一边扭动着屁股,似乎是真的想要脱离院友的阴茎。院友这时双手紧扣婆的臀部,马上用高频率的速度进行活塞运动。
婆:「你……故意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院友双手紧捏着婆的臀部,大腿肉跟婆的臀部不断地碰撞,「啪~~啪~~啪~~啪~~」多么清脆悦耳的声音啊!
而这个姿势也是婆最为承受不住的姿势,不一会,婆就叫道:「不行了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~~啊~~啊啊啊啊……」婆整个人拱起,大腿向内紧紧靠拢。
院友:「嫂子,我感觉到你到了!」(婆到的时候阴部会有一阵阵的抽搐,越接近子宫颈越明显)
院友此时更是加快速度!我知道,因为一般男人沒遇过阴道高潮会抽搐的,第一次碰到就很容易马上射精。院友一直不断地加速抽插,并将婆整个上半身抬起,且将婆的D罩杯紧抓住,不怕婆痛似的揉捏着那对乳房。
院友:「我不行了!要射了!」
婆:「啊……啊……嗯哼~~嗯嗯~~嗯哼~~啊啊啊……」(应该是说好吧)
就这样,院友直挺挺的将下半身那坚挺的老二,紧紧地捅入婆的最深处!
婆:「不要再顶了~~拜託!顶到了~~啊~~啊~~啊~~」过了约莫几十秒,婆真的累趴了。院友抚摸着婆的背,缓缓退出婆的身体。
院友:「嫂子,你真的太令我疯狂了!」
婆:「嗯……你好故意……」(脸一直躲在床里)院友:「那……我去叫大哥罗?」
婆:「嗯……再~~见~~」
院友:「下次也可以这样吗?大嫂。」
婆:「啊!不要问啦~~你很烦捏~~不知道啦……再见~~啦啦啦~~」院友:「好!好!好!不说不说,下次见罗!」说毕,院友轻轻地咬了一下婆的臀部,就起身叫我出去罗!
送院友离开房间的过程,婆一直将脸埋在床里,但是却也不遮掩的露出她的阴部。当然,院友一离开,就是我跟婆的大战罗!就这样,婆的第三次油压按摩实录有了我认为不错的结局。是不是该计划着与院友的三人行呢?我想又是得好一阵子以后的事了呢!